当前位置: 惠水县邦盍汽车新闻网 > 二手车 > 斯大林格勒战役落幕,影响深远的是德优质装甲兵不可逆转的损失

斯大林格勒战役落幕,影响深远的是德优质装甲兵不可逆转的损失

原标题:斯大林格勒战役落幕,影响深远的是德优质装甲兵不可逆转的损失

著:罗伯特·A. 福尔奇克

韶关喀派房地产有限公司

译:顾剑 朱任东

1942年12月19日,“冬季风暴”行动失败。弗里德里希·保卢斯将军明白被围困在斯大林格勒的第六集团军结局已经注定。虽然他还有201,000名士兵,但他们维持作战能力所需的食物、燃料和弹药,仅靠德国空军的运输连标准的三分之一都无法达到。

第六集团军在饥寒交迫中缓慢走向死亡,士气也逐渐低落。但令人惊讶的是,在1月初,保卢斯的装甲部队仍有94辆能作战的坦克和31辆突击炮,虽然其中有些车辆遭受过破坏。由于空军没有运来备件,坦克和突击炮只能通过拆卸损坏的车辆才能维持运转。这种权宜之计保证了一些坦克的战斗力,但越来越多的坦克被拆成废品。燃料供应非常短缺,但在1942年12月30日,第六集团军仍可以发放6立方米(30000升)的汽油,这足以为其装甲车辆提供有限的机动性。弹药也供不应求,如果从废弃的装甲车辆上搜集弹药,剩下的坦克和突击炮仍可获得30—40发炮弹。然而,当红军开始攻占一个又一个机场后,空军每天的补给量便下降到微乎其微的水平,第六集团军不得不更多依靠手头300多门反坦克炮和88毫米高炮。它们不需要燃料,但炮弹一样紧缺。

1943年1月1日,第六集团军占领的阵地东西长53公里,南北宽35公里。除了斯大林格勒市区外,第六集团军大部分部队都部署在平坦、无树的原野上,无遮无掩。昼间气温徘徊在15—20华氏度(-9.4—-6.7摄氏度)之间,夜间气温降到了0华氏度(-17.8摄氏度)以下,步兵和坦克乘员遭受大批冻伤,厚厚的积雪也限制了在这个“口袋”中的活动。“口袋”中最重要的地点是皮托尼克机场和古门拉克机场,这两座机场位于“口袋”的中央。

(上图)一辆从内部炸毁的“豹”式D型坦克炮塔

尽管顿河集团军群已从斯大林格勒全线撤退,但保卢斯仍维持着第六集团军的部署,仿佛援军仍在途中。装甲兵上将汉斯-瓦伦丁·胡贝的第十四装甲军控制着向西南方向突出的脆弱的马林诺夫卡。胡贝把他的2个摩托化步兵师连同46辆坦克放在突出部中。保卢斯把第14装甲师留作预备队,支援防守“口袋”西部的第八军。第六集团军其余的装甲部队则和卡尔·斯特雷克尔步兵上将的第十一军一道部署在“口袋”的北面,自9月以来,苏军一直在进攻这里的科特鲁班地区。保卢斯重新组织了他的防御,深沟长堑,坐待宿命的降临。

最高统帅部把消灭第六集团军的荣誉任务交给了康斯坦丁·K. 罗科索夫斯基上将指挥的顿河方面军,而对付曼施泰因顿河集团军群的任务则留给南方和西南方面军。罗科索夫斯基麾下的部队是个大杂烩,有7个不同番号的集团军,下辖35个步兵师和13个步兵旅,共计281,000名士兵。在斯大林格勒鏖战数月之后,这些步兵已经筋疲力尽,大部分部队只剩下40%—60%的人。同样的,顿河方面军的坦克实力也不强。此外,顿河方面军的后勤状况仅仅比被围困的对手好那么一点,步兵和坦克手都只能依靠最低限度口粮生存。因此,顿河方面军并不占有绝对的数量优势,为了消灭保卢斯的军队,他们必须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

红军的炮兵司令尼古拉·N. 沃罗诺夫元帅作为最高统帅部代表来到顿河方面军,帮助起草定于1943年1月10日开始的“指环”作战计划。为了加强顿河方面军的实力,沃罗诺夫带来了30000名新兵以及大量的炮兵作为增援部队。炮兵第11师划归顿河方面军,罗科索夫斯基手中增加了300多门大炮、重迫击炮和16门多管火箭炮。此外,最高统帅部还派出10个近卫坦克突破团共110辆KV-1S重型坦克和21辆租借来的“丘吉尔”坦克参加“指环”战役。不过,沃罗诺夫把“指环”作战的重任交给了炮兵,步兵和坦克只有在德军防御被彻底摧毁后才发起进攻。沃罗诺夫满怀信心,认为“指环”作战在4天内就能击垮敌人,但他显然大大低估了第六集团军剩余的战斗力,也没有为罗科索夫斯基提供足以迅速取胜的力量。

1943年1月10日8时5分(当地时间),“指环”行动以长达55分钟的大规模炮火准备拉开序幕。虽然有些云,但能见度仍相当好,苏联炮兵重创了德军前线阵地。在“口袋”西侧第65集团军负责的地区,沃罗诺夫在12公里宽的进攻正面集中了500门火炮和450门火箭炮,这是迄今为止苏联炮兵集结密度最高的一次。

炮火准备结束后,苏联空军第16集团军的强击机就开始扫射和轰炸德军的后方据点。9时左右,第65集团军的5个步兵师,在坦克第91旅及6个坦克团(共计111辆坦克)的支援下,向德军第44步兵师仍在燃烧的阵地挺进。罗科索夫斯基手里一半以上的装甲兵力都在第65集团军,包括约60—70辆KV-1S重型坦克与近卫坦克第10团的21辆“丘吉尔”(MK-Ⅳ)坦克。英制“丘吉尔”坦克比KV-1要慢一些,但装甲防护稍好。在第65集团军侧翼,二手车第21、第24集团军共计5个步兵师和27辆坦克发动了规模较小的助攻,目的是阻止德军从其他地方抽调部队增援第44师。显然,红军正在学习如何集中战力于关键地段。

尽管第44师的前沿阵地被很快突破,4个步兵营溃不成军,但剩下的突击炮和反坦克炮依然给进攻的苏联坦克部队造成了可怕的伤亡。在战术层面,红军的步坦协同仍然相当粗陋。德军第46坦克歼击营有1个排,使用的是3门苏制76.2毫米口径 PaK 36(r) 反坦克炮,他们在被歼灭前竟然击毁了许多KV-1S重型坦克。其他地区苏军的进展均属顺利,在南面,第57集团军打垮了罗马尼亚第20步兵师,导致德国第九军向后收缩,丢弃了26门珍贵的反坦克炮。

在马林诺夫卡(Marinovka)突出部,德军第3摩托化步兵师第103装甲营第1连连长鲁道夫·哈恩上尉在数门88毫米高射炮的支援下,几乎把第21集团军的18辆坦克全部击毁。然而,到进攻的第二天结束时,第十四装甲军的第3、第29摩托化步兵师已经在突出部中变得更为暴露,哈恩的装甲连被孤立。在苏军发动进攻的两天之内,胡贝的军共计损失了46辆坦克中的30辆,18门反坦克炮中的11门。

在西北面,第24集团军的进攻迫使斯特雷克的第十一军在科特鲁班投入第177突击炮营的最后4辆突击炮。这4辆突击炮摧毁了4辆苏军坦克,其中的2辆Ⅲ号突击炮被直接命中击毁,第三辆也被打得不能移动。第六集团军再次用剩余的装甲车辆和反坦克炮阻止了苏军前进的步伐,但这只是在苟延残喘罢了。由于德军的激烈抵抗,顿河方面军在“指环”行动的头三天里伤亡了26000人,264辆坦克损失了135辆。KV-1S重型坦克的表现尤为糟糕,近四分之三瘫痪,这是一次令人失望的首战。不过,“口袋”阵地的西面几乎被砸烂,第四、第八军和第十四装甲军残部被迫向斯大林格勒方向撤退。虽然在“指环”行动初期,苏军坦克的损失很大,但德国人也损失了60多辆坦克和突击炮。

到1月15日,第六集团军已经退缩到离斯大林格勒更近的地方,但仍然被迫防守皮托尼克和古门拉克两个机场。由于胡贝的第十四装甲军经过5天战斗已经力竭,保卢斯无力死守机场。几乎所有的德国坦克和突击炮都被打坏或因无油而趴窝,只有第243突击炮营还有2辆Ⅲ号突击炮在保卫皮托尼克机场,第245突击炮营还有几辆突击炮在保卫古门拉克。

在5天的战斗中,第六集团军伤亡了将近三分之一,剩下不到20,000名能够作战的士兵来保卫日益缩小的阵地。罗科索夫斯基曾希望把德国人的“口袋”分割成几个易于消灭的小块,但第65集团军从西面发动的攻击和第57集团军在南面的进攻只是把第六集团军赶往更靠近斯大林格勒的地方而已。罗科索夫斯基也只有大约100辆能作战的坦克,他把装甲部队分成小队,协助步兵摧毁各种德军据点。有些地方苏联步兵只带2—3辆坦克推进,但由于饥饿、冻伤和弹药将尽,德国的防御能力急剧下降。德国反坦克炮继续在摧毁苏联坦克,但打的已是最后几发炮弹。

1月16日,第51集团军的步兵占领了皮托尼克机场。此后,罗科索夫斯基转而采用更谨慎的战术,依靠他的优势炮兵来解决问题,因此战斗的节奏开始放缓。顿河方面军剩下的110辆坦克成为次要角色,德国装甲部队则基本退出战斗。1月18日至21日,罗科索夫斯基暂停进攻,以组织他的炮兵补充新兵到各部队。他明白自己可以承担得起这种奢侈,而保卢斯已经无法弥补任何损失。德国空军的补给已经减少到每天只有可怜的86吨,士兵们濒临饿死,最后几辆德国坦克也因无油而瘫痪。1月22日上午,罗科索夫斯基重新开始进攻,次日,古门拉克机场落入苏军之手,迫使德国空军每天只能象征性的空投。之后,顿河方面军慢慢地耗完了第六集团军,1月31日,保卢斯投降,在斯大林格勒的最后一支德军于2月2日投降。

斯大林格勒是德国装甲部队的一次大溃败,有3个装甲师、3个摩托化步兵师总共12个装甲营和4个突击炮营从陆军序列中撤销番号。损失数百辆坦克和突击炮固然对德军打击惨重,但它们尚可补充更换,而损失5000多名经验丰富的乘员才真正令人痛心。

本文摘自《东线坦克战1941-1945》上下册

原标题:多语种《新冠肺炎防治手册》已分享至219个国家和地区

  5G手机出货量超1377万部 基站超13万个

周日019 德国甲级联赛 帕德博恩 VS 勒沃库森 2020-01-20 01:00

原标题:《丛林奇航》震撼新预告 巨石强森带你体验亚马逊副本

原标题:广州人的胃,有一半是留给糖水的!

相关文章:

Powered by 惠水县邦盍汽车新闻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18 版权所有